多项大奖加身!开放的方舟编译器未来可期

0 Comments

方舟编译器,这一项目从上线以来就表现出了极强的生命力,其不仅得到了开发者的认可,在全球的各大组织之中也一样有口皆碑。在最近一个月里,方舟编译器先后获评“2019东北亚优秀开源项目”、“中国优秀开源项目”和“GVP-Gitee最有价值开源项目”等三项称号,好用、易用、开放、兼容将成为方舟编译器的新标签。

11月19-23日,第十八届中日韩三国IT局长OSS会议暨东北亚开源软件推进论坛在韩国首尔召开。大会期间,东北亚开源软件推进论坛上,“2019东北亚优秀开源项目”正式公布,华为OpenArkCompiler(方舟编译器)项目便名列其中。作为华为推出的首个完全自主研发的编译器平台,方舟编译器凝聚了上千人力,耗时近十年的开发投入,填补了中国系统软件自主研发编译器的空白。

公司一路发展顺利,才是真正的小概率事件。

于是镰刀开始挥向投资人。

各种涉及地推的公司中,物料贪腐是重灾区。

有时候互联网从业者的高工资中,有多少是投资人的泡沫,多少是猎头和公司的心照不宣,这个比例其实非常心照不宣。

至于变现方式是通过下一轮融资,二级市场(变现),被收购,合并,还是创业者回购,这个其实不重要。

不过没关系,这个系列还是会写下去的,毕竟互联网公司的各种有趣的破事儿,永远不会少。

在这个过程中,公司获得了发展的钱,投资人的股权实现了增值和变现,大家都好。

创业是为了能够获得超额的金钱回报,起码要比上班强。

投资人这也算是为艺术买单了,支持艺术,人人有责。

一笔百万级的广告投放,能返利返到30%以上,如果是长期客户投大金额,返利返到50%以上也不是什么问题,毕竟没有什么成本。

那么猎头费用要如何吃掉呢?

既然物料采购是可以贪腐的,那么人的采购,为什么就不能呢?

尤其是大量投资人本身也不怎么专业,都是一群高学历刚毕业的小朋友,讲讲理论还行,真到了实战上,对于社会险恶往往一无所知。

由于互联网人的薪酬普遍较高,所以这其实是一个很可观的数字。

整个采购体系都是自家人,从农产品原材料,到门店装修物料,到地推物料,到办公耗材,到顾问费,每个环节都有大量的吸血鬼存在,连旗下门店的流动资金都不放过,导致虽然天量融资,但依然难以继续。

业务是正当的,逻辑是流畅的,资金流是隐蔽的,这样做才好。

要知道办公耗材的成本是非常低的,打印店的毛利率往往很惊人,这些毛利率里,就藏了很多的猫腻。

不赚钱大家浪费时间精力干什么?忙着人工降雨么?

方其盛时,舟行千里。以开放和兼容为己任的方舟编译器,正在走向全面拥抱行业、拥抱开发者的康庄大道。相信,假以时日,方舟编译器将会得到更多开发者和社区的认可,并且赋能行业,构建更为成熟的开发生态,让更多人享受其智能领先的技术优势,引领相关产业加速前行。

而且这么做还可以理直气壮的告诉别人,买人就是要大方,给够钱才能好好工作。

最近被爆出资金链断裂,疯狂裁员的某连锁生鲜电商,其实就是因为管理层疯狂吃采购吃的太多了,窟窿太大补不上。

一般来说,每通过猎头招聘成功一个人,都要给猎头公司一笔猎头费用,一般是年薪的15%到30%之间,看具体条件谈判。

当和猎头公司达成一致之后,就要在候选人这里动手脚了。

除开楼宇广告这种典型的坑之外,流量广告和地推结算,也存在大量回扣行为。

公司运转总要招人吧?互联网公司总归是要用猎头吧?猎头总是要收费吧?

再然后,就是调整候选人的年薪,在不违反常理的情况下(1W变3W就很沙雕),把候选人的年薪做高,这样总体的回扣数字也会增加。

而在消费品方面,企业建设整合消费者、设计师、智能工厂等多方参与的“云制造”平台,提高要素资源的利用率。有企业为消费者提供高性价比的西服定制,通过3D试衣,突破量体、打版等以往难以规模化的关键环节,3至7天即可将定制产品交付客户。此外,还可以通过3D技术打印个性化定制鞋子。

核心指导思想就是把钱用合情合理合法的方式花掉,然后用隐蔽的手段把花出去的钱收回到某几个人手中。

每一个光鲜的创业者背后,起码有几万甚至几十万完犊子了的创业者。

某国内前5的大厂,就很喜欢做这件事情,猎头们很讨厌他们,总是白嫖。

而且这种物料贪腐投资人是查不了的,投资人这么忙不可能天天盯着你地推发了多少传单,用了多少海报的。

为钱创业,当然没有什么不对,这是天经地义的,商业公司不讲究利益才是真正的犯罪。

技术上,方舟编译器的包容获得了行业的认可;在社区活动中,方舟编译器也在不断的贡献自己的力量。从2019年8月31日正式上线以来,方舟编译器项目积极组织线上社区交流、线下技术沙龙。扩大由权威编译器专家学者引领,凝聚广大开发者的力量,在开源的世界里共享技术进步。

只要有收费,只要成本不透明,就有操作的空间。

所以有的创业者,就开始动心思了。

例如,在汽车定制领域,广州是全球重要的汽车及零部件出口基地,汽车企业通过打通设备、生产和运营系统,降低能源资源消耗,打造“智慧工厂”。其中,有汽车企业建设互动式定制工厂,推出个性化定制APP,消费者可以参与设计、生产等多个环节,生产环节数据同步到订车者手机APP端,实现生产环节远程可视化。

所以投资人的股权条款和打款方式会很苛刻,往往还连带有与创业者个人绑定的一些担保措施,有的还有业绩对赌协议。

既然创业的本质目的是为了钱,那是不是只要赚到钱,就达成了目的呢?

但是在这个过程中,部分“聪明”的创业者,发现了一个问题。

近年来,广州发展规模化个性定制产业,推动工业企业由“以企业为中心的大规模制造”向“以用户为中心的规模化个性化定制”转型,为客户提供按需定制,量身打造的系列定制产品和相应服务。

回到创业者角度,一旦公司不顺利,眼瞅着靠股权变现无望,业绩对赌难以完成,但成本不低。

答案一定是,要把骗钱这种行为本身,掩盖在真实的业务逻辑中,只要掌控其中的几个关键节点就好了。

不管怎样骗投资人的钱,最终一定要把钱干净,要多走好几道账才可以,最好这几道关联方还要互相之间没有强相关。

广告投放属于典型的高金额,弹性成本,效果成迷,但刚需的项目。

因为广告投放本身多少还是有一个模糊的市场价的,而策划和视频制作的费用,则是一个完全无法被估价的东西,创意值多少?创意你懂吗?艺术你懂吗?艺术就是贵。

在创新性方面,方舟编译器是自主开发的编译器系统,支持多种编程语言、支持跨语言统一编译优化、支持多种芯片平台,在统一IR设计、跨语言编译优化、内存管理机制上均有创新。同时,在今后方舟编译器全量开源之后,将有望提供RISC-V的支持。

简单说就是用机器人和接码平台来注册APP,最终形成有效注册,如果企业提供大额优惠券,那么CPS下单也可以做。

刚出问题的那家生鲜电商,开给员工的工资就很夸张,猎头回扣,也很夸张。

首先就是正常社招or内推合格的候选人,走合作猎头的方式入职,就是把一个没有猎头费用的人,挂到猎头那边吃费用。

除了极少数人是真的为了所谓梦想或者改变世界,绝大多数人都是在为了金钱而努力。

首先必然绕不开的,就是广告投放。

毕竟监狱里是不需要花钱的,管吃管住。

直接这么做的憨憨,往往快速实现了财务自由。

如何通过正常的业务行为,来黑掉投资人的钱?这才是真正的洗钱大头。

首先我们要澄清,投资人不是天使,更不是慈善家,投资人的目的也是要赚钱的。

招聘本身,就是一个很容易出现贪腐空间的领域。

讲完实物和人的采购,我们再来讲讲别的,和业务有关。

其次就是把其他猎头推荐过来的人,挂到一个有回扣的猎头公司名下,具体操作就是从A猎头看到这人的简历之后,把信息透露给B猎头(有合作回扣),让B猎头依据简历信息找到这个人,然后走B猎头的渠道,给A猎头说已经被别人抢先推荐了,或者命中内推去重了。

现在的做法一般都是价格本身正常,但是批量采购没有明显的单价降低,吃这部分价格。

采购,永远是最肥的,这是一个真理。

例如办公耗材采购,就是一个非常好的方式。

毕竟公司这种组织架构,稍微动点小心思,创始人从中搞点钱,吃投资人的蛋糕,并不是很困难的事情。

如果要贪资本的钱,要怎么骗,才能成功率最高?并且风险最低?而且洗的最干净?

另一方面,方舟编译器其在开放性、创新性以及成效性三个方面表现出极强的生命力:

或者领导的某个远方亲戚直接就入股了这个公司、

资本的钱通过专业的投资人之手投给公司,其目的是用于公司运营和增长,获取更大的市场份额与业务规模,然后可以在下一轮估值中让公司股权变得更加值钱,实现让自己获益的目的。

当然,这些都是为了保护自己以及母基金(投资人上游)的利益,无可厚非。

只要没法被估价,就有操作空间。

当然,投资人本身也要对自己投出的钱负责,那是他们从上游资本融来的钱。

如果从用户手里赚钱不容易,那么从投资人和资本手里捞钱,不也是一样的么?

很多公司都有指定合作的耗材公司or打印公司,往往这些公司的利润里面,会有公司领导的一部分。

每一家广告公司,都有专门的预算来应对甲方的吃拿卡要,这算是业内常识了,更厉害一点的,要数视频制作公司和策划公司。

据悉,下一步,广州市将围绕规模化定制示范产业集群及示范企业建设、工业互联网赋能等主要任务,打造规模化个性定制产业应用示范地和产业集聚地。(完)

“定制之都”评选标准包括:个性化定制和创新环境支撑的商业模式、定制企业和定制研究中心的数量与规模等。

这篇文章,就写一点他们的故事。

我见过大量公司破产清算,但是创始人越来越富的情况。

现在小部分投资人也聪明了(大部分都不怎么聪明),你非得用特别贵的商家,也会来查你或者要求给解释的。

不然到最后一定会倒霉。

第一步,要和猎头公司的老板达成一致,这个费用到底是怎么算,一般合作协议都是正常的,只不过私下会有返点。

往往就连地推人员本身也不知道自己有多少物料。

这类广告根本无法量化效果,广告公司成本极低,但是又死贵,所以是吃回扣的重灾区。

如果创业公司一路发展顺利,大家都开心。

方舟编译器正在变得越来越开放,今年这一趋势尤为明显。其代码采用了木兰开源许可证开源,代码主库在码云上,镜像库在华为云上,码云平台上累计5241 Star,858 Fork,创造了中国开源史最快达成5000 Star的记录,目前已经有100+开发者参与社区贡献。

但如果一路顺风,那往往不是创业,那叫捞钱,绝大多数中小企业不能挺过头3年,这个成功率大家可以感受一下。

不难看出,华为方舟编译器在官方和用户层面均有极强的号召力,其连续获得两大奖项的原因一方面是在于从根源上改变了执行模式,将动态编译改为静态编译,实现全程执行机器码,进而大幅提升运行程序效率,缩短程序响应时间,进而帮助开发者。

公司运转的每一天都是烧钱,大多数互联网项目根本都不赚钱,别说财务自由了,眼瞅着抽烟都不敢抽贵一点的了。

一般来说,去投放APP推广,往往都是按照CPA(用户注册)和CPS(用户发生业务)来结算的,但是这里面就有很多门道了。

各路公司上市财务自由的传奇,刺激着每一个创业者。

说到互联网创业,大家没日没夜在可劲儿的努力,到底是为了什么?

而且最后收购的时候还还敲了收购方一大笔竹杠,真心厉害。

然后在采购量上做手脚,原本只需要1000份物料,但是采购了3000份,多出的采购量,激进点的直接是空气,要钱;保守点的是确实做了3000份,但是只有1000份是正常版,剩下的2000是原材料缩水版。

当一部分创业者开始这样思考的时候,有趣的事情就发生了。

广告投放中,又以电梯,写字楼和公交站牌这种广告为首。

12月15日,由开源中国社区主办的中国开源峰会OSC源创会·年终盛典在深圳举办。在会上,码云GVP(Gitee最有价值开源项目)奖项正式颁发,而在基础软件类别的评选中华为方舟编译器广泛获得用户认可,不出意外的最终入选2019GVP。

如何动手脚?其实很简单。

随后在12月17日,在由中国开源云联盟组织的第二届中国优秀开源项目评选活中动,方舟编译器荣获中国优秀开源项目一等奖。此次项目旨在鼓励和发掘由中国专家发起和主要贡献的开源项目,并且分别从项目活跃度、团队健康度、协作开发度等多个方面进行评选,最终,方舟编译器凭借自身优势获得了专家评选团的认可。

就连投资人也一样,绝大多数投资人募集的第一期资金,就是他们的最后一期资金。

除了地推物料之外,原材料采购也是一个重灾区。

过去有些公司做的比较过分,例如已经某被巨头收购的,布局全国的某上海O2O公司(更细分一点你们就知道是哪家了),曾经一切耗材(包括城市运营的地推)指定在某供应商采购,外面市价1块钱的东西,那家供应商要2块甚至3块,持续了整整3年,虽然这家公司从头到尾都没赚钱,但是不妨碍老板赚了大钱。

开公司必然是有办公采购耗材采购需求的,打印纸张,签字笔,定制各种KT板,海报,传单,横幅等等等等,那么从哪里买这些东西,就很重要。

资本打钱,往往都是打到公司对公账户的,直接把这些钱往私人账户里转的话,是风险非常高的。

在成效性方面,有大量编译器爱好者、高校、出版社持续关注并希望开展合作,包括引进国家编译器教学实验体系、形成国内编译器系列教材等。目前方舟社区得到了外部的广泛参与,除华为外,有11个外部贡献者参与社区代码及issues。此外,清华大学、中科院计算所、北京理工大学等多所高校参与了方舟技术研讨活动。

例如合作协议上是年薪的25%,私下协商数字是15%,那候选人年薪的10%,就可以流入私人的腰包。

至于赚谁的钱,其实并不重要,不是么。

渠道刷注册量,是一个被默许的行为。